墨眉雪霁

所谓善终

小驴屹耳:

说明1,原谅我,我背叛了我自己。我给自己定位是小清新甜文药剂师来着。


说明2,姿势:汤勺抱,必须、只能是汤勺抱。


 


【脑洞来源:在Reddit上看到的美帝网友的猜测,全剧大结局时,哪些人活着,哪些人死。Root生存率之低,实在教人心酸落泪。这一幕发生在405(或此后某一集)之后,在我自己的小宇宙里,Root要跟Shaw说的话,并非宅总所想的儿女情长……】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夜已经很深。两个人都还醒着。从Shaw的胸膛绵绵传过来的热气,从后背渐渐扩散到四肢,Root已经有很久没有觉得整个人这么通体地暖和了。这个冬天的纽约,着实冷得残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Sameen,你知道我会死在你前面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夜色和Shaw的包裹,令Root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股勇气,将这句话缓缓地吐出口。连她自己也有些吃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人沉默着。Root低下眼睛,黑暗之中勉强能分辨出那条环在自己身前的手臂,肌肉线条渐渐绷紧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身处的这场……战争,胜算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另一只手臂从她的颈下绕了过来,攀住了她的左肩。“Shaw可以轻易地勒死我,”Root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。但这不重要了。话已出口,终于说出口,没有收回去的道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渺茫。这你跟我一样清楚。但你的运气会比我好那么一些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停止这些鬼话。”Shaw的牙齿已经咬了上来,自己的头发和后脖颈的一大块肌肤被她叼在嘴里,Root没有听清楚她的吐字。是她的发丝和皮肤告诉她Shaw在说什么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她毫不在意,继续往下说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我们侥幸,都活下来,”她用右手覆住Shaw的左手,将它按在自己的心脏下方。方才略有些混乱的心跳,在Shaw手掌的温暖下渐渐抚平。“我的状况,只怕也撑不了几年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。这个连她都算不出。不许胡说。”又一串无法分辨的语词透过自己的发丝和后颈皮肤传来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Root笑了一笑。“她算不出,但我知道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后颈上传来一阵刺痛。这小野兽是把我咬出血了,Root想。我是不是太残忍?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Sameen,我曾经,完全不怕……死,”她还是决定继续说。“我这一辈子,除了为汉娜报仇,没有做过什么值得纪念的事。直到她找到我,一切变得不同。她让我更不怕。因为我知道,若我是为她死,我的死能让她活着,我就还活着,跟她一起活着。真的是,什么都……不怕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后颈好像已经湿了一大片了。没有那么痛,不会出太多血。不会是我的Sameen在哭吧?我没有见过我的Sameen哭。好想转过来看一看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但她没有动。不敢动。就这样纹丝不动,她才有勇气把话说完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你说,真好笑……她又让我找到你,”Root把Shaw的左手掌继续按紧在自己的左乳下方。“我现在是真有些怕了呢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那只手却不肯受她的束缚,挣脱了出去,用力地插进自己的右肋和床垫之间。除了后脖颈,现在右肋也开始痛了。Root有一点喘不上气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我也想清楚了。道理是一样的。只要你还活着,我就也还在。你能听懂吗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这真像是跟小孩子讲道理一般,Root想。Sameen有时候是有些傻,傻乎乎地像个孩子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复仇……不要做傻事……好好活着。懂吗?这样…… 我也……就活着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喘不上气了,Sameen求你松一松力,让我把话说完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Shaw,”此刻我称呼你的姓氏。Sameen,是我呼唤我灵魂和身体的爱人;Shaw,是我呼唤我的战友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活着,或许就是…… 我……这样的人,能够得到的,最接近所谓善终的东西吧。”


 


(大家不要恨我,请继续看我的甜文,呜呜呜)

评论

热度(203)

  1. 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Oo单翼..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